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发现 > 手机访问:m.gt-4game.com

嘉定三屠扬州十日江阴三日清军入关大屠杀

来源:未解之谜网时间:2020-05-23 18:00:12编辑:最记录: 手机版

1644年6月,明朝山海关总兵吴三桂迫于内外交困的不利形势,万般无奈之下竖起降旗,投降满清。吴三桂亲率他麾下勇悍善战的“关宁铁骑”作前驱,引领清军入关。有吴三桂这样对大明山川地理、风土人情烂熟于心的显赫人物带路,满洲摄政王多尔衮得以顺利率兵进占北京,清廷取代大明正式成为中原之主。

同年十月,清太宗皇太极的第九个儿子福临在北京即帝位,所以公元1644年又被称作顺治元年。清军入关后,从北至南均遭到汉族军民的强烈抵抗,尤其兵锋抵达富庶繁华的江南一带时,貌似纤巧柔弱的江南人士群起抗争,给不可一世的满清军队造成极大伤亡。

嘉定三屠扬州十日江阴三日清军入关大屠杀

清军恼羞成怒,随即大开杀戒,在素有膏腴之地美誉的江南展开了一系列血腥残酷的大屠杀,其中以三场战役最为惨烈血腥,史书将这三场惊天浩劫称之为“扬州十日、”“江阴三日、”和“嘉定三屠”。

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未僵”。大明虽亡,支脉犹存 。朱氏子孙和其追随者们并未被一网打尽,更未偃旗息鼓,放弃抵抗,更不想俯下身子甘做满清顺民。1644年5月,明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即帝位,南明弘光政权正式建立。朱由崧任命史可法为武英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率军镇守江北,驻扎扬州。

史可法率军抵达扬州后,督促军民加紧修复城防,准备作战物资,严阵以待,静候来犯之敌。1645年3月,在南明降将李成栋的指引下,大清皇族豫亲王多铎亲率满蒙汉八旗劲旅约十万人陆续抵达扬州近郊,大军云集,人喊马嘶,胡笳悲鸣,黑压压一片,把个扬州城围得密不透风,犹如铁桶。面对十倍于己的清军,此刻扬州城里的南明守军人手严重不足,落日孤城,昏鸦争噪,更显前景黯淡,势若危卵。

眼见情势如篾刺般紧急,扬州城危在旦夕,史可法派数位勇士乘夜杀出重围,飞檄南京福王以及四镇总兵请求速速派兵来援。无奈此时南明朝廷擅权秉政的内阁首辅马士英、阮大铖对扬州被围一事充耳不闻,将来使冒死送至的血书束之高阁,拒不下令增援。各镇只有高邮总兵刘肇基领兵驰援,其他三镇只想保存实力,对史可法泣血求援不加理会,不派一兵一卒去增援扬州友军。

面对源源不断蜂拥而来的十万清军,史可法手下只有不足万人可用,形势万分险恶。

清军里外三层围困扬州后,并未急于攻城,多铎为不战而胜,连派五位前明降人入城劝诱史可法认清形势,放弃抵抗,不仅可保身家性命,还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面对来使巧言令色、甘词厚币的许愿,史可法不为所动,严词拒绝。使者带来的劝降书他看都不看,就掷进护城河里。

他斩钉截铁的答道:“天朝无降宰相,有与城尽耳!” 来使闻言,知不可图,均无功而返,怏怏而退。多铎闻告勃然大怒,气得瞋目切齿,他下令准备攻城。扬州城外旌旗蔽日,战云密布,八旗将士披坚执锐,虎视眈眈,预示着一场惨烈攻防战即将拉开帷幕。

在清军严密包围下,缺衣少粮的扬州城内的形势起了微妙而不易察觉的变化,一些意志薄弱者内心发生动摇。南明总兵李栖凤、监军高岐风早已被清军势焰吓破了胆,于4月21日乘夜黑率部下拔营出城投降清军。

李、高二人的釜底抽薪之举,使守城兵力更加孱弱,更加捉襟见肘。形势愈急迫,更能看出一个人的气节,这就是古人所说“时穷节乃现”,所谓“烈火炼真金,危难见英雄”是也。大浪淘沙,激浊扬清,留下来的人都是为史可法的高风亮节所感动、折服,或激于民族大义,视死如归,誓与扬州共存亡的豪杰之士。这些人和他们的主帅一样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众人日夜坚守城头,数次击退并重创攻城清军。

清军轮番攻城,城中军民滚木擂石、滚油、开水、箭矢迎候,三日三夜过去了,城下清兵被打死数千,积尸如山,血染护城河,扬州城依旧坚如磐石、岿然不动。多铎气得咬牙切齿,怒火攻心,4月13日他下令急调十几尊西洋制造的“红夷大炮”猛轰扬州城西北角,这些威力巨大的“红夷炮”果然破坏力惊人,点燃引信,一时间仿佛天崩地裂,四面开花,碎屑四溅,震耳欲聋。扬州城头上硝烟弥漫,血肉横飞,玉石俱焚。

顽强不屈的南明守军并未被吓倒,望着刚才还和自己并肩战斗的兄弟一霎那被炸作齑粉,站在血泊中的南明将士们早已是地煞星附体,怒火三万丈了。他们在史可法的指挥下前仆后继,浴血奋战,精血护城。

4月25日扬州城墙被轰开一个大口子,城破,大批清兵红着眼睛嗷嗷叫着鱼贯而入,见人就砍,遇屋便烧。史可法见大势已去,欲拔剑自刎,被部下眼疾手快夺下宝剑,众人连劝带拉,簇拥着史可法冲出小东门,意欲突围而去。恰在此时,一队清军迎面而来,见对面这群人身着明朝官服,遂厉声喝问:“来者何人?”史可法不忍连累众将,朗声答道:“我是史可法!”清军一拥而上,将史可法俘获,五花大绑押往多铎处。

来揭秘吧考察文献《清史编年》,其中记载多铎闻听史可法被捉,大喜过望。面目黧黑、形容削瘦的史可法面对衣饰华丽、高大肥白、不怒自威的满清贵胄多铎,表现得倒也鼎镬如饴,无所畏惧。

多铎对史可法百般劝诱,许以高官厚禄,豪宅美女,史可法意志坚定,毫不动摇,怒斥敌酋。面对多铎的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史可法义正辞严的说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我头可断,而态不可屈”! 见劝降不成,多铎被彻底激怒,顿起杀心。他对史可法说:“先生既然想当忠臣,我就成全你的名节吧!”1645年4月下旬,史可法惨遭杀害。

据说,事后史可法的养子进城寻找养父遗体,由于到处都是尸体,加上天气炎热,大都都腐烂发臭了,怎么也辨认不出来。只好将史可法生前穿过的衣袍和上朝用的笏板埋葬于扬州城外梅花岭上。至今遗迹尚存,为史可法衣冠墓。

嘉定三屠扬州十日江阴三日清军入关大屠杀

嘉定三屠扬州十日,清军江阴扬州大屠杀,清军入关后,遭到江南人士群起抗争,清军在江南展开了一系列血腥残酷的大屠杀,其中三场战役最为惨烈,扬州十日、江阴三日、嘉定三屠。

史可法遇害后,高邮总兵刘肇基率残军与清军展开激烈残酷的巷战,他们逐屋抵抗,大量杀伤敌军,最后矢尽人绝,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无一投降。清军统帅多铎震怒于己军伤亡惨重,更痛恨扬州军民誓死抵抗,下令屠城十日,纵兵烧杀抢掠,繁华富庶的锦绣扬州顿成人间地狱。

幸存者王秀楚根据亲身经历所写的《扬州十日记》记载,多达八十万人被清军屠杀,城中血流成河,池塘沟渠竟被尸体填平。自隋唐时代就以繁华富足著称的扬州竟被杀红眼的清兵变成了一座大屠场,血腥恶臭弥漫,到处是肢体残缺的尸首,一切社会准则都不复存在了。王秀楚以阴郁的笔调写道:“城中尸积如乱麻”,清兵四处抢掠杀戮,奸淫妇女,与禽兽无异。

与誓死不降的扬州守军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城破后部分居民的怯懦卑服,毫无血性:“南人不论多寡,皆垂首匍伏,引颈受刃,无一敢逃者。” 据说只有极少部分人逃过此劫,事后由附近寺庙里僧人收敛的尸体即多达数十万具。史称这一历史上最为臭名昭著的大屠杀为“扬州十日”,为浩浩数千年中华历史上留下极为惨痛记忆的民族“殉难日”。

扬州沦陷不久,清军得势不饶人,马上调转锋镝向南突进,围困南明都城南京。南明大臣赵之龙、钱谦益等献南京城以降,多铎轻而易举的占据南京。清军在芜湖俘获逃奔至此的弘光帝朱由崧,至此,弘光政权覆灭。

骄狂的清军扬言要在两个月内彻底占领富甲天下的江浙地区,同时还颁布一条措辞严厉的剃发令,强迫江南汉人依照满族习俗,在十天之内一律剃去额前头发,只留脑后一圈编辫,违令者杀头,此即“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由来。

这一暴行激起江南民众极大的愤怒与反抗,江阴军民在前明主簿陈明遇、典吏阎应元的领导下,用石磨盘、扁担、棍棒、砍柴刀、石块为武器向清军发起攻击,大量击杀清兵有生力量,使清军付出了极大的伤亡。面对清军将领派来的招降使者,阎应元效仿史可法的语气轻蔑地回敬道 :天朝“只有降将军,而无降典吏”!

江阴人民面对优势之敌,坚持抗争了80多天,阵毙清军七万五千余人,最后陈明遇、阎应元壮烈牺牲,清军在江阴进行了三日报复性大屠杀,城中一片断壁残垣,几成废墟,民众死伤枕藉,血流漂橹。史载,短短三日之内,十七万江阴民众惨遭屠戮,仅老幼53人得以幸免。史称“江阴三日”。

自剃发令下达后,嘉定人民群情激愤,抗命不从。在乡绅候峒曾的带领下,嘉定人民起义反清,清吴淞总兵李成栋领五千兵马来攻。城破后,身为汉人的李成栋下令屠城,大屠杀整整持续了一天,事毕李成栋率部离开。之后,那些侥幸未死的嘉定居民回到城里,在义士朱瑛的号召下,大家又聚在一起,反清声势再次炽烈。

李成栋闻讯后率兵乘夜摸进城里,将许多还在睡梦中的居民杀光,然后积尸成丘,纵火焚烧。二十多天后,南明将领吴之蕃率余部突袭嘉定城,周围乡镇的民众群起响应,杀得城内清军丢盔撂甲,大败亏输,余众弃城而逃,明军一举克复嘉定。不久,李成栋整军反扑,出其不意杀了个回马枪,猝不及防的吴之蕃与手下数百将士被斩杀一空,一场新的浩劫再次莅临苦难深重的嘉定城。

嘉定军民坚持抗清达一个月有余,可谓屡仆屡起,李成栋迁怒于嘉兴百姓誓死抵抗并协助南明军队攻城,先后三次屠城,老幼妇孺皆不放过,城中几乎没有会喘气的活物,其惨绝人寰令人发指。这就是著名的“嘉定三屠”事件。

嘉定三次屠城死亡人数不详,史学界一直有争议,说死亡二万者有之,死五万者亦有之,说死亡二十万者也不乏其人。各种资料记载死亡人数相互矛盾,有些混乱,一直存疑。虽然各种史料记载死亡数字出入颇大,但是以嘉定之人烟稠密,有数万人被清军屠杀似无疑问。

在清军的野蛮镇压下,江南各地抗清运动渐渐平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南明基层官兵进行着英勇而绝望的抵抗,却根本无法挽救一个腐朽的王朝,对清底定中原大局的影响微乎其微。随着时间的流逝,“江南三屠”已成为遥远的绝响,变得鲜为人知。

清初,清军入关后因汉民族拼死抵抗,战事日趋激烈,加上满清军队日事屠戮,造成人口锐减。史料记载,短短三十几年,中国总人口由明天启三年(1623年)的5165万减至1908万(顺治十七年公元1660年统计), 几近三分之二的人口灰飞烟灭。整个国家“县无完村,村无完家,家无完人,人无完妇”… …

江南一带商品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一个个被血海笼罩,明末资本主义萌芽摧残殆尽,究竟有多少汉人惨死已无法计数”。类似于江南屠城的事件绝非孤例,比如四川成都、重庆、济南、太原、苏州、厦门、潮州、南雄、湘潭、南昌、赣县等地都发生过一场场屠戮血案, 汉民族精英自南宋灭亡后再次遭遇无情杀戮,几乎丧失殆尽。王朝更替、天翻地覆之惨烈可见一斑。

来揭秘吧有责任还源历史的本来面目,无论从哪个角度衡量,只要我们还具有人之所以为人的最起码的底线与良知,就不可以为世界史上最戾狠、残暴、嗜血的满清屠夫们涂脂抹粉,歌功颂德。更不能用中华民族的空前劫难,用祖先的淋漓鲜血与无数头颅,去彰显这些“人屠”恶棍们的“绝世武功”,去祭祀、歌颂、夸耀他们本已登峰造极的残忍伎俩和杀人本事。

有人说,历史代表着曾经发生过的、无法更改的事件,不必沉溺其中或耿耿于怀,致使冤冤相报难以了结 ——你打过我们、你屠杀过我们的人民、以及各种使人纠结的不愉快往事——那都是历史,你可以学习历史,但不应该让历史成为你内心迈不过去的一个坎,成为阻碍我们“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藩篱。

对于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一场场惊天浩劫,我们或选择集体遗忘,或避重就轻,或轻描淡写,或根本不想提及,不愿触及那难以痊愈的疮痛与哀伤。然而对中华史稍有触碰的人应该知道,中国历史是循环往复的,中国社会每前进一大步都以倒退三小步为代价,“今日从来都是昨日的重复”。 数百年前发生的惨剧并不意味着不会重演,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阻止它卷土重来。

在历史的惊涛海浪裹挟下,人们一次接一次身不由己卷入其中,千万人以命厮拼、抛头洒血,只为满足少数几个人的私欲,充斥着血雨腥风的杀戮史是中华民族不能承受之重,是整个民族挥之难去的梦靥,值得今人好好反思纠错。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 上一篇齐桓公的攘夷策略与齐国攘夷之战的最大回报
  • 齐桓公怎么死的?揭秘齐桓公被活活饿死之谜下一篇
  • 本月排行

    历史发现推荐

  • 秦始皇陵至今无人敢挖!始皇惊天谜团
  • 世界十大最隐秘的巨大宝藏被曝光
  • 墨西哥神秘头骨 疑外星人和人类混
  • 自慰是种罪!19世纪欧洲竟发明了这些